欢迎访问中华经济报道  今天是 2024年07月18日 星期四

全球股市

热门搜索:概念股金融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知名上市公司被重罚,曾自称是“受害者”!“专网通信”案已有10多家上市公司被罚,幕后操盘者已失联3年

登录新浪财经APP 搜索【信披】查看更多考评等级

12年造假上百亿元,知名上市公司被重罚,曾自称是“受害者”!“专网通信”案已有10多家上市公司被罚,幕后操盘者已失联3年

2021年,在上海电气(维权)(SH601727,股价3.63元,市值565.5亿元)披露子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爆雷后,牵扯出了A股10多家上市公司的一系列相同业务爆雷事件,涉案金额达千亿元,成为了轰动资本市场的惊天大案“专网通信案”。

如今,监管部门对部分上市公司的处罚也已经下达。7月5日晚,江苏舜天(维权)(SH600287,股价3.6元,市值15.8亿元)、*ST中利(维权)(SZ002309,股价1.55元,市值13.51亿元)均披露受到了证监会的处罚,原因均系此前的“专网通信”业务。其中,江苏舜天及公司时任高管合计被罚1430万元,*ST中利及时任高管合计被罚3050万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0余家上市公司因涉及“专网通信案”,收到证监会罚单,其中4家公司已退市。而该案幕后操盘者隋田力已失联3年。

虚假的“专网通信”业务长达12年

江苏舜天被重罚,曾自称“受害者”

据公告,2009年起,江苏舜天与隋田力洽谈开展专网通信业务(即隋田力组织开展的自循环业务,江苏舜天内部称通讯器材内贸业务)。

江苏舜天与上游供应商以及下游客户的业务洽谈、合同签订、发票流转、资金收付、货物验收等环节主要由江苏舜天业务人员与隋田力方人员对接,且合同模板、产品、型号、购销价格、物流等由隋田力一方提供。江苏舜天向隋田力催要通讯器材业务尾款,隋田力控制的公司为通讯器材业务货款提供担保、支付尾款。

江苏舜天参与的专网通信业务中曾出现上下游企业均由隋田力或其他同一主体控制的情况,隋田力控制的公司或其他同一公司既作为江苏舜天供应商又作为客户交替出现。

经查,江苏舜天参与的隋田力主导的专网通信业务,实质是合同、资金、票据流转构成闭环的虚假自循环业务,无商业实质,不应确认相应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利润。

江苏舜天在隋田力主导的专网通信业务中垫资(少部分业务作为通道),不承担产品风险,根据垫资规模和期限获取利润。江苏舜天知悉其在专网通信业务中的垫资作用,且应当知悉其开展的专网通信业务是虚假自循环业务。

江苏舜天通过参与通讯器材内贸虚假自循环业务,2009年至2021年年度报告共计虚增营业收入103.33亿元,虚增营业成本93.99亿元,虚增利润总额9.34亿元。

因此,证监会决定:对江苏舜天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1000万元罚款;对包括公司董事长高松在内的5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合计处以430万元罚款。

江苏舜天在申辩材料和听证过程中曾提出五点申辩意见,自辩是隋田力专网通信骗局的受害者,请求免于处罚。证监会对江苏舜天的申辩意见一一驳斥,决定不予采纳。

*ST中利合计虚增营收近80亿元

同日,*ST中利也披露了公司被罚一事。据公告,2016年至2019年期间,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利电子)作为*ST中利控股子公司,纳入*ST中利合并报表范围,主要开展生产型专网通信业务。为进一步做大业务规模,2016年起*ST中利本部开展了包括生产型和贸易型在内的专网通信业务。

经查,*ST中利及其子公司中利电子开展的专网通信业务,或上下游公司由隋田力直接或间接控制,或上下游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由隋田力直接控制。专网通信业务合同制定、签订、履行等全过程均由隋田力主导,且*ST中利主要与隋田力沟通协调。

*ST中利、中利电子从事的生产型专网通信业务,既不能自主选择供应商和客户,也不能控制采购进度和销售流向,组装加工过程无核心技术,销售回款没有控制能力。*ST中利从事的贸易型专网通信业务无贸易实质,无法控制商品的到货与发货,基本不参与货物流转。

*ST中利及中利电子专网通信业务的合同流、实物流形成闭环,业务资金流形成闭环。*ST中利、中利电子是隋田力专网通信虚假自循环业务中的一环,承担的是有账期的垫资方角色。在2019年初,中利电子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回款困难时,*ST中利实控人王柏兴与隋田力商定,由隋田力先支付部分尾款让中利电子偿还到期融资贷款,再通过签订新的采购合同获得融资,以维持业务运转和资金循环。

2016年—2020年,*ST中利合计虚增营业收入79.59亿元,合计虚增利润总额16.79亿元。

此外,为缓解财务压力,自2018年3月15日起,*ST中利实控人王柏兴主要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合同或订单等方式,非经营性占用*ST中利资金。相关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由王柏兴直接授意*ST中利资金管理中心负责人钱宏燚执行。2020年至2021年*ST中利披露的非经营资金占用发生额分别为25.75亿元、18.79亿元,余额分别为4.34亿元、8.79亿元。

同时,*ST中利还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因此,证监会决定对*ST中利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80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董事长王柏兴等6人分别给予警告,并合计处以2250万元罚款。

10多家上市公司因“专网通信案”被罚

幕后操盘者隋田力已失联3年

今年以来,监管多次强调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 “零容忍”,并发布系列监管政策严防上市公司财务造假。2月4日,证监会发布《证监会依法从严打击欺诈发行、财务造假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其中专门强调,对13家上市公司利用所谓“专网通信业务”进行财务造假行为全面追责。对配合上市公司造假、“走账”的第三方,依法作出处罚或通报相关监管部门严肃追究责任。

据红星新闻报道,所谓“专网通信”,是为政府与公共安全、公用事业和工商业等提供的应急通信、指挥调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务。和公网相比,专网的不同之处在于涉密,可以不公开招标,可以不对外披露。

在隋田力织就的“专网通信”骗局里,实质是在开展自循环业务。国资企业基于其信用背书,先向上市公司支付合同总金额的10%作为预付款,上市公司再从隋田力指定的供应商处采购原材料并预付100%款项。上市公司作为出资方,以垫资方式提供资金,以可组织的资金规模确定订单量,利润空间提前确定且基本恒定。营业收入、利润猛增,经营现金流却大量流出,预付款、应收款也同步骤增,是不少涉及“专网通信”案件上市公司的共同特征。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涉及“专网通信造假案”的众多上市公司中,宏达新材(维权)、合众思壮(维权)、凯乐科技、瑞斯康达(维权)、康隆达(维权)、新海宜、华讯方舟、航天动力(维权)、国瑞科技、恒宝股份(维权)、江苏舜天、*ST中利等已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或事先告知书。其中华讯方舟、泽达易盛、凯乐科技、新海宜已相继退市。

而“吹哨人”上海电气的时任董事长郑建华等多名高管已落马,年仅50岁的总裁黄瓯在爆雷后不久便“意外”去世,多家媒体报道称其系跳楼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该案的幕后操盘者隋田力,目前仍处于失联状态,下落不明。2021年8月2日晚,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公告,公司通过多种渠道,无法与实控人之一隋田力取得联系。据了解,隋田力因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机关侦查之中。不过公告并未提及隋田力涉及了什么案件,公安机关也并未就此发布通报。此后,除了收到证监会1000万元罚单和深交所的谴责外,隋田力再无公开消息,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尚未公开隋田力案件的侦查情况。

图片来源:“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创业大赛”官网(资料图)

海高通信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隋田力出生于1961年8月,大专学历。曾于1979年至1994年在部队服役;复员后,他被安排到江苏省政府工作;1998年11月后长达十年,他任职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所长;于2007年,隋田力“下海”经商成立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南京三宝”);随后,他先后出资设立江苏省国信大江通信、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一代专网”)、江苏省圣迪创业投资、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星地通”)、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赛普”)、航天神禾(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航天神禾”)、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深圳天通信息科技、北京海典科技等公司;他还曾是上海电气通讯的副董事长。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中华经济报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