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经济报道  今天是 2024年02月24日 星期六

全球股市

热门搜索:概念股金融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投

回归本源 转型发展 服务信托有望形成专属领域

转自:中国银行保险报

锐意探索创新,多种服务信托新领域破冰。2022年12月,《关于规范信托公司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将资产服务信托项下分类进一步完善,分为行政管理服务信托、资产证券化服务信托、风险处置服务信托、财富管理受托服务信托四大类,18个细分类别,相较于内部征求意见稿,进一步增加家庭服务信托、其他个人财富管理信托、法人及非法人组织财富管理信托。

在新分类背景下,服务信托已成为监管部门引导信托公司回归本源、转型发展的重点业务,信托公司结合自身资源禀赋和实践经验,积极发展服务信托。除了资产证券化服务信托和家族信托外,信托公司积极布局其他创新型服务信托业务,涉众资金管理信托、企业破产重组信托、企业破产清算信托等先后破冰试水,为信托公司今后拓展新业务领域,规模化开展该类业务,最终形成信托专属业务领域,进行了有益探索,积累了成功的经验。

服务信托规模化需创新

行政管理服务信托业务规模化开展需科技赋能。其中,预付类资金受托服务信托类型十分丰富,比如,健身房、美容行业、教育培训等预付式消费模式中提前预收的资金,还有社会保障与公益慈善资金等,影响面广泛,涉及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在预付类资金受托服务信托方面,信托公司将预付资金作为信托财产单独管理,实现预付资金与企业自有财产的分离,提高了预付资金的管理效率。具备属地资源优势的地方国企信托公司已经走在前面,国联信托、江苏信托、苏州信托、紫金信托、山东国信等地方国企背景信托公司均已落地此类信托业务。例如,2022年山东国信创立安心付系列服务信托,引入国内主要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和支付服务,共同建设了山东省预付卡服务信托项目管理平台及其关联系统,为山东省商务厅提供了完整的服务信托解决方案;2022年12月,上海国际信托成立单用途预付卡资金受托服务信托业务,通过定向开发的服务信托系统进行实时数据处理,协助政府对各类商户进行动态监管,在出现极端情形下,及时、高效地将预付资金兑付给消费者。

信托公司通过开展预付类资金受托服务信托,可以更有效地展示信托制度本源优势、更有效地体现受托服务的价值,使信托成为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有益工具。同时,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和生活品质的不断提升,消费场景多元化和消费体验升级的进程也有望加速,预付类资金受托服务信托可拓展的场景会进一步释放。信托公司如果规模化开展该类业务,一方面,需具备较强的地方性行政资源整合能力;另一方面,因其涉及广泛而分散的大数据信息处理、账户结算及权益分配等环节,需要信托公司具备较强的信息处理、数据服务及治理能力和账户管理能力。与传统信托业务的系统承接能力存在较大差异。因此该类业务以风险隔离、交易执行和支付服务为核心,信托公司在展业过程中需更加注重科技赋能,加强数据治理与服务能力的提升,发挥数据处理、账户管理、信息披露、风险隔离等功能,全面打造科技支撑与账户管理两大核心与基石。

立足制度优势处置风险

风险处置服务信托应大力彰显制度优势,避免靠天吃饭。在风险处置服务信托方面,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接受面临债务危机、处于破产过程或拟进行债务重组的企业委托,为提高重组效率,设立以向企业债权人偿债为目的的信托。随着近年来风险资产规模不断增长,一批大型企业接连进入司法破产重整程序,成为信托公司探索风险处置服务信托业务的重要标的。风险处置服务信托不仅符合当前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需要,而且可以快速提升资产管理规模,信托公司对此类业务给予极大的关注。如2022年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25家企业出现整体债务危机,紫金信托以服务信托方式设立信托计划,并以信托受益权作为偿债资源进行偿债,极大提高了重整效率和债权清偿率。进入2023年,破产重组信托业务密集展开,1月重庆信托结清了隆鑫控股信托项目下投资人的债务,并配合隆鑫控股完成了对应质押股票的解押,为其合并重整扫除了关键障碍;随之华宝信托首个财产权信托账销案存项目完成信托受益权转让签约。该项目以已核销债权为底层资产设立财产权信托计划,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实现信托受益权份额挂牌对外转让,标志着华宝信托在企业破产清算业务拓展上实现破冰和突破;此后天津信托针对经营困难的企业提供风险处置定制化服务,通过破产重整服务信托、资产置换信托、企业纾困基金等专项信托模式,开发企业化险新渠道。目前,天津信托与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设立794亿元重整服务。此前2022年7月,天津信托就接受天津滨海发展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滨海团泊新城(天津)控股有限公司的委托,设立天津市首单企业市场化重组受托服务信托,充分挖掘委托人的资产价值,拓展了对债权人偿付的资金来源,实现了委托企业与债权人的双赢。

虽然单体规模庞大的风险处置服务信托的确有一定的市场潜力,但也应注意到,与四大专业资产管理公司相比,信托公司在这一领域中的市场占有率较低,且在市场经验、专业能力、业务渠道和人才团队建设上,还有一定的发展短板,很难一蹴而就。加之该类业务的外部政策配套还相对滞后,财产登记、交付制度、税务问题还亟待完善。此外,该业务起步阶段市场竞争即呈白热化,例如在海航集团破产重整专项服务信托项目中,即使面对如此的体量、规模及管理难度,也有超过30家信托公司参与竞标,竞争异常激烈。在某些热点项目的竞标中,甚至有部分信托公司提出零报酬的信托方案,相关业务逐渐呈现出服务与报酬不匹配的现象。通过这些案例不难发现,风险处置服务信托成为信托公司主导业务或是核心盈利模式,还需要较为长期的发展过程。

未来,信托公司需要更加主动作为,立足制度优势,重点发挥企业债务/债权打包整合功能、企业资产破产隔离功能、企业资产证券化流转功能等特有的三大信托制度功能,运用法律功效,构建专属领域,以满足客户需求为导向,结合公司资源禀赋,围绕监管最新业务分类方向,创新设计服务模式,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和数字化管理能力,在积极探索业务转型过程中实现业务模式与经营业绩的高质量发展。

(邢成系国投泰康信托研究院院长,高丽系南开大学管理学博士)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中华经济报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